A blog between 2 girls.
  • 龙儿喜欢大河的亲友实乃梨,大河喜欢龙儿的亲友北村,于是二人结成统一战线为彼此的恋爱加油。

     

    这样归纳下来<龙与虎>这部作品和其他的轻小说or男性向作品并没有两样。初看简介的时候估计结局是最终在为彼此加油的过程中逐渐喜欢上对方,于是欢欢乐乐和和谐谐happy end。实际上原作+动画的结局也正是如此。男主角是看上去凶狠其实家事能力一流天性爱照顾人的主夫,女主角是娇小玲珑缺乏生活能力加凶残性格的傲娇,一个愿挨一个愿打,正好互补。无论怎么看这作品的设定都很王道。唯一和别家有点不一样的,是描写高中生的感情变化的真实以及对青春不太沉重的美化回忆。而动画的魅力我会大部分地归功于系列构成的冈田磨里小姐。

    大概是从06年开始对动画的热情一下降到冰点,最没有耐性看的大概就是上述的由设定就能看到结局的故事,以及依靠声优和记号化的角色卖萌。这种情况经过到<桃月>再到的洗礼都没能得到改变,即使看动画,也是快进快进再快进。<龙与虎>可以说是我将近3年里有完整看完的动画。

    有耐性看下去的原因:
    1。男主角很正常,还是三白眼!多少有点主夫气质的龙儿面对心仪的异性一样会脸红会心跳但不会是女人就发情。性格温和但不温吞,想做的事情就算别人看起来很不堪也照做,不想做的事情就坚决拒绝。基本上是个老好人,不太过分的话多少的欺负都全盘照收。作为朋友来说是最佳选择。说到底外形是我喜好。
    2。女主角虽然很凶暴,该道谢就道谢,该道歉就道歉。基本上2次元我是接受不了傲娇的,和桧山先生一样,在“傲”的阶段就已经想拒绝了,要傲就找别人去我消受不起,所以每次见到傲娇就心烦气躁。大河虽然对龙儿拳打脚踢,但心知龙儿对自己的好,情绪平静下来后也会反省自己的不是。面对被孤立的龙儿会挺身而出也是令我好感大增的地方。说到底外形是我喜(ry……

    前面也说过,<龙与虎>的故事其实很普通,看完就像回想起自己的高中往事一样,啊~有过这样的事呢,啊~也有这样的人呢,回忆一遍,了结。<龙与虎>我不会想再看第二次,因为太过真实的描写失去了作为轻小说类B级作品的娱乐功能,看多了会伤,所以一遍就够。

    第2话被众人误会在交往的龙儿和大河,大河的反应让我感到无比新鲜。往搞笑发展的话大概是把所有人揍一遍然后用学校广播宣布二人没在交往,往中二发展的话大概是从此被人背后指指点点二人逐渐生疏最终成为陌路人+精神创伤。其实高中的流言哪有这么大威力,但也不是不烦人,最终只能暗自生气为什么周围都不听自己解释要擅自起哄,然后像大河一样乱踢乱摔撒野来泄愤。
    又譬如说围绕北村一直火花不断的大河和木原,虽然为了夺得心仪男生的隔壁位置总是明争暗斗,但并不是说有多么的觉得对方深痛恶绝,所以文化祭能一起努力,圣诞party的成功能一起高兴。我知道女人真的要抢夺自己要的东西时根本不会这么文明,但至少高中的时候还保留着友好的天性,会妒忌,会使小手段,但还没到要毁掉对方的地步。
    最真实的大概是大河和实乃梨这对好朋友在面对同样喜欢的人时相互推让的剧情。这情节太常见,其他作品里能够写到再黑暗一点再修罗场一点,但<龙与虎>只是很淡很淡地描写。当大河发现自己原来是喜欢龙儿的,而前一刻自己却亲手把他推给了实乃梨,于是只能放声痛哭;当实乃梨正准备接受龙儿的时候,却看到光着脚想追回龙儿的大河,于是只能在飘雪中惘然自失;当龙儿发现实乃梨和大河都打算把对自己的感情和自己对她们的感情当做没有过的事的时候,他紧握了一下拳头,然后只能松开;当亚美强行要求龙儿看着自己说出喜欢大河的话时,她只能皱了一下眉头,扭曲面容。然后第二天大家都要继续生活,一如往常。学生时代的感情其实就是如此,当时觉得如此难熬的心痛寂寞,回过头来看其实都是自己那么轻易地就放了手,淡淡的,淡淡的。
    但就算再淡的感情也会对心产生作用。就如实乃梨所说的“打碎了的,就算粘补回,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样子”。所以骤眼看平稳的关系,渐渐变得尴尬,绷紧,最终破裂。然后众人开始寻找各自的出路和解脱。对这段青春的描写,<龙与虎>依然是淡淡的,淡淡的,不过度深入。所以不会像H&C一样割得人心流血、疼痛难言。不带痛楚地回顾一下自己的学生时代,再合上盖子,上锁。

    故事的流程也非常真实。龙儿和大河对北村和实乃梨的喜欢并不是马上就被否认为单纯的憧憬或者错觉,通过故事的发展,他们越来越了解对方,也都更加喜欢,所以如何处理龙儿和实乃梨、大河和北村以及龙儿和大河自身的关系成为了关键。故事的结尾惹人争议,前一刻还嚷着喜欢喜欢的人,下一刻就成为了不相关的他人。但我看起来却没有违和感。
    爱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谁也无法定义。对于欠缺亲情的龙儿和大河来说,相互支撑的他们更适合彼此。龙儿的确喜欢实乃梨,开朗、充满活力、积极向上的实乃梨有着龙儿没有的阳光,也因此实乃梨并不依赖于龙儿;大河也的确喜欢北村,在温柔的北村面前大河立刻变得比温顺的兔子还要乖乖,无法展现自己的本性,北村是大河的王子。圣诞那一夜,龙儿的选择,与其说是在大河和实乃梨之间选择了大河,不如说在自己和大河之间他优先了大河。比起自己的事,他更希望大河能得到幸福。一直都只是一个人,拥有相同痛处的这两人可以说是互舔伤痕互相依赖,但他们觉得这样好的话,旁人又如何指责呢。
    很有比较性的,一是崎谷的里秦野和他的亡妻结生子的关系,与龙儿和大河相似,秦野和结生子同样是渴求亲情于是结合在一起,但却无法填补心底的寂寞不安。二是山田的<关上心门系列>,对永井来说,齐藤是无法放弃的憧憬,而本田是现实的恋人,如何处理二者的关系,与<龙与虎>情况也相似,男人始终还是眷恋梦中情人的吗……三是<true tears>,同样是一男选二女,与<龙与虎>相反,虽然被与自己彻底相反的乃绘吸引,真一郎最终选择了一直喜欢的比吕美。所以说哪种才是爱,只能由本人来鉴定。

     

    角色的塑造也很出彩,虽然多少有记号化,多亏了感情描写的细腻,使每个角色的心理变化都非常丰富。

    实乃梨:其实我一开始并不喜欢实乃梨,对于这种用天然、或者是装天然来看穿一切应付一切的角色,总觉得很狡猾。大概就和亚美的想法一样,他们总是想不撕破脸皮装好人地来维持一切关系。最后终于勇敢面对大河和龙儿,告白自己想法的实乃梨,发誓不再哭了要为朋友的幸福着想但“同时被大河和龙儿甩了”(亚美谈)的实乃梨的泪水比之前她太过耀眼的笑容更让人心动。另外发觉崛江由衣小姐每次配这种天然角色都能惹得我牙痒痒,听着就想一巴掌上去,配太好也是罪……

    亚美:虽然实乃梨对龙儿的喜欢表现得很隐晦,但亚美的更隐晦。因为她总是用辛辣的语言、嘲讽的笑容来面对大众。虽然亚美说"只有我知道大河受伤了,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拯救她",但她其实只是不甘吧。被龙儿喜欢的实乃梨为了朋友而不接受他,而受着龙儿一身宠爱的大河察觉不了自己的想法,所以连喜欢的队列里都进入不了的亚美觉得多么不甘心。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是我的话……!她有多少次想过这样的事情呢,所以只能把那份悔恨融入言辞里,狠狠地抽打那些在办家家酒的人。

    北村:和实乃梨一样,属于用天然来混淆一切的人,只是我到最后都无法喜欢上他。完全无法理解他明知道喜欢自己的女生还一点也不回避还净说些会让人误会的话的行为。实在是让我非常火滚。当然不是说要他对大河很冷淡粗暴,可是什么"之前,一整年都在看着你"之类的你就少说点吧!= =###


    由于话数问题而不得不省略的龙儿和大河各自的家庭问题,动画也浓缩得很好,特别是大河的亲生妈妈,仅靠几个留言电话就展现出不愧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的风范。磨里小姐的构成实在精彩,轻重缓急,详略分明。放到最后一话龙儿和大河的kiss是全话点睛之笔。逐渐加深的4次kiss,把初识恋爱滋味的二人的羞涩、爱恋、沉迷、无法自拔一一表现。

     

  •  

    对上一次写的drama感想是08年……嗯咳。

    地獄めぐり,上卷是2010年1月发售,结局的下卷是今年的3月,相差时间之大,看来我期盼的不機嫌系列也不怎么有希望了……?
    下卷的结尾让人对整部作品的印象和当初只听上卷的时候截然不同。

    这个故事如果排除原作有些硬派的画风和地狱这个有点诡异的故事背景,其实不过是个有点老土但可以说是王道的前世今生故事。
    第一代阎王因为力量遭人妒忌于是和爱人阴(地狱)阳(天界)相隔。
    第二代阎王在人世时被母亲杀害了情人选择了做鬼之后又重遇转世后的情人。
    把内容说白了实在是很没意思的剧情,但好在整体气氛塑造是淡淡然然,不太惨情,不太虐心;只有些许寂寞,些许黯然。
    没有太过夸张二代阎王的往事令老土的故事不会显得太过迂腐陈旧。

    只是结尾的设定让我难以苟同。之前to亦说过对转世的看法,我基本是一致的。
    当然灵魂深处多少有相同的部分或特质,但始终经历不一样造成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替代另一个人。
    二代阎王对前世情人只剩下愧疚之心,由他说“怎么样才可以补偿你”的话语可以看出,所以毋庸置疑他爱的只是眼前叫泷群的人。
    但相反泷群呢?他说要等待转世为人的二代阎王,遇到脸孔无比相似的治鹤却又受到吸引。正在困惑自己到底是因为和阎王相似而喜欢上他还是单纯喜欢他的时候,偶然得知治鹤就是阎王的转世于是喜极而泣。我可以得出他喜欢的其实是阎王的结论吗?
    治鹤明明知道泷群经常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忽然发现不这样了,如果问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是因为你就是他,对于治鹤来说我就是我,他就是他,这样的回答他能够满意?

    比起其他转世的故事,地獄めぐり这个结局让人更加难以接受的原因就是泷群是知道有地狱的存在的,也知道阎王去转世为人了。不知道的人可能只是寻寻觅觅和意中人相似的人,但对泷群来说他等待的应该始终是阎王一个,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人。所以如果结局挑明治鹤拥有阎王的记忆,那二人的关系还算平等。现在这样,不能让人纯粹地高兴。

    上卷的听处是牛头马面二鬼,比起人型现出原型时的配音更有趣,可以听到终于有点突破的羽多野了。
    下卷的释迦万人之上不食烟火蔑视众神(←并不是坏人)的演出也很出彩,相对来说一代阎王的川原先生就……最近多了BL的作品,但始终我对他除了橘さん之外的声音实在不敏感,怎么听也听不出特色来。
    贯穿全篇的森川先生的重低音不用多说,寺岛……我真不想承认因为一句歌声就喜欢上他的自己。

    另,上下卷的FT都很有趣。

  • 这游戏其实08年出的时候就玩过,动画也找来看了,结果无论哪边都是半吊子的放置play。直到前几天把动画看完了,因为太过唐突的中二ending反而引发我想看看游戏有多糟糕←指剧情,结果真的很糟糕\(^o^)/

    战斗系统的设计比较特别,通常攻击分为blow-附加异常状态的强打和rush-hit数多的连打两种,再加上消耗MP的技能。按键也因此比较复杂,每种攻击还要有三个档次,对于习惯了按A的人来说一开始实在没搞明白X、Y、A的分工到底是怎样。因为rush攻击有连结特性,也就是只要消耗一个BP(行动值)就能把三档攻击都使出来,而因为hit数的增加也会增加BP,所以后期基本上blow攻击就是废了的。
    关于战斗的这些设定几乎完全没有说明,所以玩得一愣一愣的,而且遇敌率实在太高,当真是走三步就打一场,升级也不会全会复,唯一安慰的是掉物品的几率比较高,所以连我这种从来不吃药的吝啬鬼这次也实在不得不放弃。另外虽然上屏有显示地图,对我这种路痴非常贴心,但迷宫实在太过大,加上遇敌率高造成玩的时候亟需耐性。
    最糟糕的还在于boss战,虽然左下方会有显示行动顺序栏,但那是骗人的。每个角色行动完毕后boss都会强行插入,而且还一次行动无数回。当然明白boss的强度不可能等同于普通杂鱼,但好歹得有个规律,譬如杂鱼是1回行动,boss是3回行动什么的,wd是完全没有。BP的上限值是一回行动6次,但我有数过boss最多行动过10次,而且还是连着4回行动。当时真的是干瞪着眼了。大绝的过程还没得SKIP,很多时候出去吃点东西喝杯水回来boss还在发威,干脆就直接关机重新load好了。
    当然有一个能防止以上情况发生的方法,那就是升级升级升级!这方面wd还是很亲切的,不但能随时随地save,每场boss战前还都有回复点,所以就慢慢练吧,等我到最后上到70级之后boss什么的也就等同杂鱼了!

    而我最关系的剧情方面,虽然没有如动画那仿佛JUMP上被斩连载一般让人哭笑不得的结局,相对来说要充满余裕,但还是很中二。
    男主角的性格与其说是好人不如说是优柔寡断,很多时候他不拒绝别人的要求根本就是在随波逐流,所以连一般的菩萨心肠型主角的魅力都没有。后来居然还发展成和女主角的相亲相爱剧实在很无奈,他怎么看都是被女主角要挟着跑来跑去又杀来杀去。
    另一方面的女主角什么时候把他当异性都不要说了,什么时候把他当人看我都不知道。动画的女主角还算性格丰满,游戏的除了感觉很喜欢打打杀以外……她到底为什么这种执着要毁灭世界真是天才知道了。
    明明出场角色不多但却都发掘得不够深入,后期的记忆迷宫里突然地把每个角色的陈年伤痛往事晒出来却完全没对塑造角色产生任何影响,只有唐突。唯一可以说猫师是比较成功的←绝对不是因为我喜欢猫!但也始终不明白到底一开始要主角们奔波的动机是什么,明明伏笔都埋下了,只能说是脚本家忘记了……
    最后的ending也不知说什么才好……打倒神什么的很常见,创造新世界什么的也很常见,问题是男女主角那种……就好像去过家家一样的态度让我哑口无言。


    升级到一定程度后开启老金的不遇敌码大概是对付这游戏最好的方法。

  • 关于这里。

    2011-03-15

     

    其实是distance的备份。
    以前支持多人日志的博客不多,歪酷算是比较顺眼的一个,就一直用到现在,虽然文章不多,和shell却已习惯。
    这个备份站完全是一时兴起,因为歪酷只支持手工搬运,而大巴的多作者模式又不太习惯,两人只复制了几篇就丢在一边。

    上个月开始养的MERO宠物,需要读取博客的RSS学说话,于是又想起这里。
    虽然MERO学习不成功,但打算继续多试几遍,很希望
    441在离开我前,能说上几个单词。
    所以,新日志会更新,旧的,也会陆续搬来。
    于是这就是我写置顶的原因了——

    要是真的路过这里,又看得不爽的同学,请抬头看看日志的日期……
    小白就是过去的代名词呀^^

    又及,我对大巴的速度以及排版实在很头痛orz

    Tag:MERO
  • 不甘心。

    2011-03-12

     

    雪灾过去那年省考申论,在材料里讨论了面对灾难,由于缺乏有效应急机制和社会救助系统而导致的各种困难。
    做题时看了很多遍,回头又重温过几次。
    其实接到真题,我才发现公务员考试并非当初所想是学写空话套话的八股文,它的材料很实际,设问很尖锐,问答——也要求你给出具体并且可行的方案。只是国情所限,这些很具体的想法不能迅速实现。
    于是我——并没有失望——觉得有点温暖,国家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些人(不是不可说名字那些,是他们身边的幕僚)里,还有人期待着改变的声音。

    会突然说起这个,是因为今天的日本地震。
    身边立刻充斥了各种消息,先是哪个地方震级多少海啸多高的速报,到后来抢救灾民和余震后的写真。
    参与讨论大致有两种声音:幸灾乐祸的,真心祈祷的。此外还有一些人,马上拿日本的企业和群众表现数落我国素质。
    我讨厌的是最后这种。
    比如列举多少食品、便利店企业慷慨地宣布免费提供食物、在地铁站等候的队伍井然有序、灾民们多么冷静神情轻松……诸如此类。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往往影响着其社会进步水平。所以,请不要拿日本和我国比。
    不是比不起,而是,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

    让我心堵的另一个原因,是此时我国云南也发生了一场严重地震。
    却几乎没有任何消息,起码网上——众口一辞讨论的都是日本。
    震后的当地情况、灾民的身体状况、获救人数、死伤人数,都很模糊。电视也只当做头条新闻提了十几分钟——日本地震可一直是直播。
    当我在写这篇日志时,消息慢慢出来了,有人呼吁大家把注意力放回国内——下面的人回复道:你没有给我们关注的途径。
    联系最近身边某重要事件,我悟了。
    也有志愿者在微博呼吁大家捐赠物资,我却想到雪灾那次,民众抱怨民政局接收物资条件太苛刻以致大量物资被浪费一事。
    其实民政局的拒绝有它道理——大量来历不明没有卫生证明的物资,接收和散发给灾民很有可能导致大规模传染病。
    只是这种解释当时没有被传达出去。
    还有大量擅自成立的志愿组织,满怀豪气来到民政局请求参加工作,却被工作人员回绝或者调到远离灾民的区域,期望落空的人们有的趁公务员不注意偷偷潜进灾区,甚至有人和民政局发起冲突。
    善良的人被蒙在鼓里,然后痛斥同样善良的人。
    这些现象,后来被作为检讨和经验被一一写到春运启示录里,并得出结论:我们的政府缺乏处理公共事件的应急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
    几年过去,我没有看到有改善。
    教训只要一次就够了,真不希望云南重复之前的混乱。
    我这时才突然悲哀起来。

    ----
    起床后删了一句。
    另,今天看报纸才知道云南地震不是这几天的事,而是已经持续40多天1000多次了。
    网上支援云南的声音多起来,不断有人表态准备捐赠物资,大部分人心态依然是“直接交到灾民手中最安心”。

     

    Tag: